“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引起央视关注“炒鞋”风险

admin 631 0

运用社会心理学的知识,分析当下炒鞋,炒盲盒现象。求分析提示?

大部分后的消费理念: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别人有的我也要有。

现实生活中,很多的体验和高物价的东西,都没有办法在现有的消费实力中,收入又支撑不了这样的消费,只能通过借贷来提前满足。

但很多时候,这是条不归路。

年轻人的“玩具”,并没有越变越大,却变得愈来愈烧钱!炒房是 后的狂欢,炒股是 后的疯狂,炒币是 后的荒诞。而炒盲盒、炒鞋、炒Lo裙,让Z世代们逐渐上瘾,深陷其中。

充满“惊喜”的盲盒

我们日常消费充斥着“盲盒营销”,与“福袋”有异曲同工之妙。许多后应该都有这样的童年:攒为数不多的零花钱,只为了集齐干脆面中的“水浒卡片”。每次买回来都满怀期待,希冀集齐整套8将。盲盒本来是小众兴趣,就像从日本流行过来的扭蛋机,前面说的水浒卡片。现在它在大众视野爆红,也因为POPMART(泡泡玛特)推出的一款叫做Molly的潮流玩具。

Molly造型可爱,做工精致,这个嘟着嘴的小娃娃在第一眼就能轻易唤起你的少女心。这么精致的小玩具,价格只需-元,几杯奶茶的钱就能换来开心。前一阵,一条#炒盲盒最高溢价近倍#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引发广泛讨论。

据闲鱼平台发布的报告显示,一位岁上海闲鱼用户,年通过转让盲盒赚了万元。报告还显示,潘神天使洛丽在闲鱼上售价元,上涨倍,而labubu宇航员隐藏款售价高达00元,上涨3.3倍。圈里有些人愿意花大半的工资只为了抽一个隐藏款。隐藏款大幅的溢价,使最初单纯为了“惊喜”演变成“惊险”的冒险。

“一夜暴富”炒鞋热

“炒鞋赚首付”、“大学生炒鞋年入万”、“币圈大佬卖币炒鞋”、“岁华裔小年轻靠炒鞋年入百万”……“炒鞋”似乎成了发财致富的新路径。

市面上受关注的球鞋品牌主要有NIKE(耐克)、ADIDAS(阿迪达斯)和AIR JORDAN(AJ,耐克旗下品牌)三大品牌。有平台就此根据上述品牌球鞋小时的交易额,编制了三大指数:AJ指数、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

从发售前造舆论到发售时雇人抢货,再到所谓的“二级市场”自买自卖哄抬价格,“炒鞋”已拥有较成熟的产业链。有一定资本实力的“炒鞋”者,一般的套路是利用品牌方的饥饿营销,雇人去抢货,营造“奇货可居”的假象,吸引玩家加入,然后利用三方平台、借助网络力量进行自买自卖控制价格和走势,从中获取利益。鞋市行情是被“炒”出来的,“炒鞋”亏百万、千万的也有。

很快,“炒鞋”风险引起了央视的关注。月日,央行上海分行近日下发了《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的金融简报,其中明确指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提醒各机构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及时防范此类风险。第一家可以“炒鞋”的交易所――交易所疑似被关停或转入地下,多家“炒鞋”平台APP(Nice、毒等)对涉及违规操作的0余名买家卖家用户账号进行封禁处理。整改之下,国内“炒鞋热”终于有所降温。

为Lo裙做“破产姐妹”

当你以为「最高溢价倍」的炒盲盒已经是最烧钱的经济链时,最近,又一个高利润的行业受到人们的关注:炒Lo裙。

炒lo裙有多赚钱?一千多元买下的裙子转手可以卖到00元,原价0元的玩偶公仔包,二手价格还要翻三四倍。Lo裙是指Lolita风格的裙子,这种风格往往代表着甜美、可爱的形象,从而深受年轻人尤其是萝莉少女的喜爱。

Lo裙在国内的火爆,还离不开抖音等一大批社交媒体的推动。在抖音、微博等平台具有KOL属性的“种草姬”,会穿上Lo裙、各种配饰等,把精心拍摄的视频、图片晒在网络上,积累自己的人气。相对而言,在小众服饰中,Lo裙的设计及制作工艺都较为复杂:层层叠叠的Lo裙,内衬、蕾丝边,每处精致的细节都是一道道的工序成本。这些因素,也制约着lo裙的产量提升。

数量有限、等待时间长,造成了成品裙子永远不会太多。使不少掌握稀缺lo裙的二手交易的卖家有一定的话语权,可以自由定价,涨二倍、三倍都是常态。

丰满了精神,掏空了腰包

其实所有收割“智商税”的行为,都是在利用人性,人们对什么最敏感?

钱、权、性、命、欲望。

早在0年前,从荷兰的郁金香开始,“经济泡沫”拉开了轰轰烈烈的序幕。炒盲盒、炒鞋、炒lo裙都抓住了你对钱与权和“虚荣心”的欲望,随后以夸张的方式把自己的产品功效扩大化,利用你的思维漏洞把产品卖给你。因为满足了人们的某种欲求,戳到了G点,我们自然也乐在其中。

心理学上有一个“羊群效应”,可以解释这种现象。有一个人白天在大街上跑,结果大家也跟着跑,除了第一个人,大家都不知道奔跑的理由,这就是“羊群效应”。这种随大流的跟风,其实是源于人内心希望融入某种群体,得到一种圈层认可和身份认同。如果自己和别人的行为格格不入,就会产生焦虑感和孤独感。这些消费诱惑,短暂丰满了年轻人的精神世界,同时也掏空他们的钱包。

在看着商家收智商税收到手软的同时,要记得你曾经也为它出了一份力,以后记得小心看好钱包里的钱,好歹多捂一会儿,热一热,考虑一下它是否能契合自己的欲求,是否抓住了你的思维漏洞。

面对盲盒、球鞋、Lo群,无论是投资者还是消费者,都要多一些理性,切忌盲目跟风、相互攀比。须知,泡沫终是会破灭的。

文| 客户体验派(kehutiyanpai)

誰知道這首歌的名字?

曲名:狐狸精 歌手:罗志祥 专辑:Show Time

女:不要以为我没发现你又偷偷跑去跟她见面
不要问我什么意见 你的眼神明明就是有鬼
我的警告可是最后一遍 如果你还一样不知检点
跟那个狐狸精闪一边 离开我的视线

SHOW:又怎么了 我的大小姐
女:不必献媚

SHOW:我不过是 去喝杯咖啡
女:鬼话连篇

SHOW:电话不接 还摆张臭脸
女:看你表现

SHOW:你不要又来 借题发挥
ONE TWO THREE HO..........

女:狐狸精 她不要脸 阴魂不散 真的讨厌
SHOW:会吗

女:走在路上 不管是这 她都一样乱抛媚眼
SHOW:怎样

女:我的警告可是最后一遍 如果你要分手 我也随便 你最好快道歉 不要再装可怜

SHOW:不要再拿分手当威胁
女:这又怕这

SHOW:整天把狐狸精挂嘴边
女:是她犯贱

SHOW:反省一下 是你小心眼
女:你不要脸

SHOW:还是嫉妒她比你更美 呵呵
ONE TWO THREE HO....

SHOW:因为你每次都爱大惊小怪 自己乱想乱掰 怀疑我的清白
女:是你不知好歹
SHOW:切 所以我每次跟朋友吃完饭 即使是男生
我也懒得说出来 你说你应不应该
奇怪 改一改 或许我就不再 耍赖不耐烦
学学别人 怎么撒娇 一昭嘴巴碎碎念这么快 赶着去投胎丫

ONE TWO THREE OH
SHOW: OH YEAH

女:她以为她自己很美 男人看了都会为她心碎
SHOW:有吗

女:我是越看越不顺眼 你到底要站在这那一边
SHOW:中间

女:我的警告可是最后一遍 如果你还一样不知检点
跟那个狐狸精闪一边 离开我的视线

SHOW:是这会气到 七壳生烟
女:算你倒楣

SHOW:只想要直接 给你一拳
女:你想得美

SHOW:丢到外太空 去吃大便
女:你猪八戒

SHOW:眼不见为净 比较干脆

女: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真是讨厌
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快滚一边
狐狸精,狐狸精,我就是看不顺眼
狐狸精,狐狸精,狐狸精,我最讨厌

SHOW:麦再碎碎念 麦再碎碎念
女:哼
SHOW:麦再碎碎念 麦再碎碎念
女:哼
SHOW:麦再碎碎念 麦再碎碎念
女:啊
SHOW:麦再碎碎念 挖谋咻咩听~

一边发公告道歉,一边“云炒鞋”,这狠nice

一边发公告道歉,一边“云炒鞋”,这狠nice“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引起央视关注“炒鞋”风险  第1张

图片来源@全景网

文丨靠谱的阿星

2019年创投市场异常的冷清,但这不意味着非理性的投资行为不再上演,“云炒鞋”成为了很多00后第一堂金融实践课,没有经过炒股、炒房、炒币套牢的小白们掐指一算,该交“学费”了!

9月26日,球鞋交易平台nice因24号满减活动一事,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公告,称部分商品“闪购”价格出现不合理波动,少量用户恶意哄抬闪购价格,因此平台封禁了68名用户,并提出将进一步整顿炒鞋行为。

然而公告一出,不仅难以服众,甚至在评论区很多网友称nice这一行为是“贼喊捉贼”、“带头割韭菜”,纵容炒家哄抬价格增加GMV和收入,然后又以“鞋穿不炒”的名义关闭相关商品,使高价接盘者无法出货。

不管nice的活动初衷如何,散户们被打了一计闷棍,此前nice全力推行炒鞋氛围,又在散户利益受损时“喊冤”,这种吃相开始让参与用户失望甚至愤怒,相应事件始末值得关注。

“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引起央视关注“炒鞋”风险  第2张

01当“羊毛党”被薅羊毛,何处说理去!

在公告里,nice指责“羊毛党”自建小号,自卖自买,用两部手机买卖对刷,造成鞋源假象紧张从而恶意哄抬价格。

但是经过媒体调查了解到,这是由于9月24日nice平台推出了“全场现货闪购商品满1500减50元,满2500减75元,每位用户每天有4次折扣机会,7天共28次”的满减优惠;如果用户开多个账号对刷就能够从中牟利。

“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引起央视关注“炒鞋”风险  第3张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些平日相当廉价的小件商品被哄抬到不可思议的价格,例如在宜家卖4.9元的克诺里格钥匙链,价格飙升至1500元以上;100元左右的supreme伞兵配件迅速涨到2000元以上;200元左右的品牌联名机器猫公仔,被炒到了2300以上......

“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引起央视关注“炒鞋”风险  第4张

难道是nice这么快就“万物皆可炒”的阶段,又或许是平台觉得这样的操作过于明显,9月26日中午12点半左右,nice关闭伞兵、机器猫等商品的评论和成交记录,并封禁一批恶意炒作的账号时。

「nice说白了就是一个炒鞋平台」其创始人周首曾在直播间里这样说道,但是现在炒鞋平台开始封炒鞋账户,对已深陷其中的散户们来说是一个“做空”信号,于是散户们疯狂地抛售砸价,并弥漫恐慌效益,高点进场的散户成为了这次满减活动韭菜,有点类似股市里的“杀猪盘”。

炒币的90后或许还记得,有些交易所为了薅有信仰韭菜的比特币以及大盘相对坚挺以太币曾经直接在交易时断电、拨线,制造黑客盗币事件,实际上,nice前期做的是社群炒鞋氛围是“拉盘”,其闪购等各种策划活动或多或少有收网的味道。所谓“韭菜”或者赌徒往往都是输到只剩裤衩时才知道被忽悠进了圈套,只是那些并平台指责为“对刷”的“羊毛党”不仅没有薅到羊毛,还被反倒一耙,但是nice的“义正言辞”真的站得住吗?

02nice闪购参与“云炒鞋”活动是否涉及法律风险?

nice一开始定位于图片社交社区,2018 年看中了“球鞋热”转型做“潮人社区 交易平台”。入局颇晚,又在市场紧张激烈的竞争格局之下,nice是真有点“坐不住”了,抄近道在“炒鞋”方面开了挂。笔者查阅了nice APP里炒鞋还像模像样做起了K线图、做指数分析,活脱脱的迷你版“股市”,只不过基本面不是上市公司,而是资产证券化了的“鞋子”。

为什么说nice在炒鞋之上异常激进呢?与一般球鞋交易平台会的“寄存”模式并收取服务中介费不同,nice的特色在于“闪购”即商品售出后就被视为交易完成,如果用户想要再次出售该商品,直接在平台上选择出售即可,不需要完成出库、物流、再次入库的流程,这样简化了转卖流程,甚至不用买家验货就可以再次售卖。也就是说交易只需要“云操作”即可,至于鞋子是不是用来穿的则没有那么重要了。

nice的“闪购”模式为专业炒鞋“庄家”们洞开大门,只要有资金先入为主,把一开始的低价都扫一遍,然后立即挂高价等待下一个人接盘。当有更多的人涌入时候,交易量就会暴增,甚至可以不断的买入卖出的循环。

这种明目张胆鼓励“金融化炒作”的行为是否是将“电商”平台销售演变为二级市场的“凭证交易化”活动,此前工人日报经济新闻就提出警告,这种模式涉嫌金融违法,提醒用户警惕。

由于炒鞋对于鞋狗来说带有某种娱乐性质的,甚至有人觉得自己的小众爱好演变为大众狂欢时而感到振奋,从而忽视这种炒鞋本身的法律风险。闪购这种电子现货模式究竟风险在哪里,待笔者为你道来:

第一大风险是制造泡沫,脱离实物的虚拟化交易很容易形成“郁金香泡沫”。17世纪时曾经荷兰稀有的郁金香曾经卖到天价,一颗郁金香价格超过13头牛的价格;当时的“海上马车夫”国民有财富爱攀比为了方便交易还专门设立了郁金香交易市场,郁金香逐渐演变为交易符号而不需要实际转让,很快更多阶层加入到炒郁金香的囤积投机之中,甚至把航船改种“郁金香”,最终炒到一颗郁金香价值3000金币,于是有商人开始抛售郁金香球茎,很快郁金香开始一文不值,无数靠借款或变卖家产的人一夜之间身无分文,一些贵族家庭财富灰飞烟灭,最终整个荷兰一蹶不振,退出欧洲强国。历史留给人们的教训是人们不会吸收教训,其实把郁金香的故事换成一个交易物就是现在“炒鞋”。

第二大风险是没有相关的金融牌照的情况下举办具有证券化交易实质的二级市场,鉴于当前炒鞋交易量相对于此前炒币时期是小巫见大巫,大体可以排除一些“洗钱”行为;但是闪购模式制造交易火爆的假象不断吸引外来资金进入,恐怕会陷入“庞氏骗局”风波之中。

ICO之所以被国家进行严厉整顿和明令禁止在于,炒币行为本身是模拟化的A股市场,很多交易标的可以无限制发布代币,疯狂吸收散户的资金;而散户拿到了代币之后就会组成社群模式,以“老韭菜”带新韭菜增强流动性,但是庄家在拉盘之后往往跑路则造成散户崩盘,反正很多交易所服务器均在海外。在币圈进入大熊市之后,很多庄家实际上已经涌入到了鞋圈,甚至从操作手法以及话术上与此前“空气币”、“传销币”如出一辙。

与空气币依附于有保值增值属性的比特币不同的是,鞋本身是工业品,理论上可以上联名款、限量款只是商家的营销手段,设计的款式也可以不断推陈出新,这使得炒鞋本身更容易被控盘成为品牌的促销活动以及庄家操盘行为,没有人能够穿上那么多鞋,炒鞋人本身穿的也是普通鞋,鞋说到底就是一个金融工具,一个噱头而已。

“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引起央视关注“炒鞋”风险  第5张

(nice炒鞋的曲线图模仿股市)

第三种风险大量没有风控能力的年轻人进入投机操作,如果最终因为投资出现资金链断裂甚至负债将会引发社会问题。据了解,已有人在黑猫投诉上投诉nice只能充值不能提现,还有卖家投诉nice违规扣除保证金,侵害卖家的正常权利。当面对越来越多的提现申请,nice的资金链压力只会越来越大,而舆论也会推进监管插手的脚步。而一些炒鞋巨亏的年轻人甚至还出现轻生冲动。

“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引起央视关注“炒鞋”风险  第6张

(如果这位用户真的轻生,该由谁来担责?)

二级市场有一句话叫做“当大潮退出,才知道哪些人在裸泳”,而nice闪购有多少炒鞋者在裸泳呢?由于目前炒鞋热还在没有退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水很深。

03nice会真正停止炒鞋吗?闪购还在运营中

小散们的愤怒声音已经开始聚集发酵,他们似乎开始明白,闪购活动自带流量和GMV使得nice成为了“炒鞋”的获利者,此次满减活动不过是nice把炒鞋模式延伸至炒小众挂件和义乌小商品,以前是割鞋狗韭菜,现在还没有等韭菜长齐,再用其他商品多割几次。

nice不得不做出一些回应,在其发布的公号之中“以nice官方名义陆续回购9月24日至26日的买卖中设计到违规和不正常价格交易的闪购商品”,试图平息怒怨。有媒体已经开始质疑闪购模式刺激GMV以及交易服务费的数据水分,笔者从nice上发现,相应的一些闪购活动依然存在,云炒鞋行为依然没有停止。

“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引起央视关注“炒鞋”风险  第7张

必须要指出的是,“炒鞋”虽然带来看似热闹繁荣的流量,但其实对于真正爱鞋用户、对于跑鞋交易平台的长远发展均是相当不利的。能赚到大钱的只是极少数的大庄家。

再加上,在闪购活动中被冲商品的特征均有市场价很低、入手难度低、平时不会积囤,却卖出离谱的价格,明显是在“收智商税”,现在已经是平台在剪羊毛了。如果这种带金融属性的操作行为不被禁止,或许上述所提到的金融风险、法律风险以及涉及年轻人生命财产安全的事故风险到来概率会提升。

对正规球鞋交易平台行业来说,个别平台的“炒鞋”行为实际上是将币圈的浮躁、割韭菜之风引入至心智尚未成熟、缺乏金融风控意识的95、00后群体之中,明显是把鞋圈当成韭菜园,这种“竭泽而渔”的做法显然是不利于行业长期发展的,毕竟Z世代带来着互联网的未来,这个行业的潜力依然不可估量。

结语

最近多家主流官方媒体强调“鞋穿不炒”,坚持认为,“只有回归到潮流文化的初心,打造良性的产业生态链,潮流经济才有可能进一步繁荣。”当行业自律无法彻底贯彻,此风若愈演愈烈,相关监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对一些“炒鞋”平台的投机行为的制止或许会很快到来。

nice的行业官方声明以及补偿举措,希望不是短暂的安慰以及搪塞借口,毕竟只有真正走正道、秉持正念的规范平台,才有资格成为一家真正受人尊敬的互联网企业。

【钛媒体作者:靠谱的阿星(李星),靠谱汇创始人,科技自媒体专栏作者,个人微信:kaopuhuiclub】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标签: 闪购商品定制翡翠叶子吊坠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